最新动态
关于我们
上海华大应用心理研究院伴你走向幸福的明天!
切换旧版
About Us
早9:00-晚9:00 全年无休
用爱心点燃爱心,为心灵播种希望

[心理咨询案例] 由女儿问题引发的重新认识自我

来源: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3-06-13 | 150 次浏览 | 分享到:
 

由女儿问题引发的重新认识自我

 李庆

 

林女士来电预约咨询时说是要带女儿来,因为17岁高二的女儿行为异常,老师叫过家长几次了,但是现在越来越出格,最近一次是女儿在老师办公室里躺倒在地上,还说不想活了要跳窗。林女士和丈夫商量后决定由她辞职,在家看住女儿,以防出事。负责预约的老师问她,女儿愿意来吗,林女士说,就算女儿不来,她也会自己先来咨询的。

第二天是林女士单独来的,说是女儿不愿意来。在排除了女儿自杀的可能性后,我们就先讨论咨询目标,以及由谁来咨询。一年前也是因为女儿不愿意去上学,林女士说曾带女儿在别的心理咨询机构做过20多次单独的咨询。那里的咨询师跟她女儿谈过后,对她说,你女儿很懂事的,也有自己的想法,叫家长少管些就好了。林女士说,后来他们是少管了。但那是自己的女儿,不可能太不管的呀。比如女儿白天不去上学,在家睡懒觉,上上网,晚上等父母下班回家了,她要跟那些不要读书的人出去混,还要12点以后回来,这不可能不管吧。当然一年前还没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女儿那时候是好些了。问林女士为什么不继续找那个女儿愿意见的咨询师呢,她说那里的咨询师每次都是先跟女儿谈,剩10多分钟再跟她谈,就是告诉她,女儿愿意明天去上学了。基本上都是女儿闹情绪了,就带她去倾诉一下,感觉没解决根本问题。那根本问题是什么呢?她说她隐约觉得还是跟他们家庭有关。并且她找我们机构的最高级别的专家做过几次一家三口的家庭心理咨询,效果很好的。她丈夫很听得进那个男的专家的话,回去后有很大的改变。后来有一次她实在是赶不过来,临时取消了一次咨询,害那个专家白跑了一次。她觉得那个专家肯定会生气不理她了,就不好意思再找他。所以这次想换个老师咨询,预约老师就推荐了我。

我当时的思考是,她几乎试过了除她自己以外所有的心理咨询,女儿的,家庭的。而且她知道女儿的问题不是女儿自己的,是跟家庭有关。因为女儿也看不惯爸爸的行为,叫妈妈跟爸爸离婚,叫爸爸净身出户。而家庭中的丈夫有改变了,但还是没解决问题。那么终于这次是她亲自单独来了。有什么含义吗?留一个问号。据她说女儿一直挺优秀的,就是进了高中后变了,发生什么了?会跟她有什么关系?又留一个问号。她还说有可能是女儿小时候他们夫妻忙于工作,对女儿比较疏忽,跟女儿现今的发作有关。这么说来一个人今天的不寻常是跟他小时候的成长有关?她觉得是这样的。那么你自己呢?林女士说她也隐约感觉到现在生活有很多问题跟她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是有关系的

我的思路是林女士是带着她自己的需要来的,但有什么原因让她以女儿的问题来咨询。这也是个问题。因为在访谈时她转诉女儿讲的话,做的事就像是她长久以来自己想说的话,想做的事。

随着咨询的进行,我发现林女士每次来都先谈女儿十几分钟,然后很快的谈一下丈夫,最后再谈到她自己。她一直在女儿的问题,丈夫的问题,她自己的问题里面缠绕着,不太能沉下心来谈自己的事,但她又明确表示她要解决她自己小时候积累起来的问题。直到有一次她突然的带丈夫来要求做家庭咨询。我想也好利用这种机会再一次让他们看到女儿的问题跟他们夫妻问题的关系。果然,通过在他们重现夫妻间由讨论变成争吵的20分钟的过程中,2次由于不能讨论出满意结果而把女儿牵扯进来。经过我事后提示,林女士当场就领悟到了,她丈夫嘴上虽然没承认,但回去后却建议他有相似亲子困惑的同事去做心理咨询。

后来的咨询林女士明显的把重点放到她跟丈夫的问题上,虽然还是以女儿开场,也只是提一下,不再围绕女儿费心思了。她回忆了丈夫婚前的种种好的地方,比如有才华,体贴,勤劳,能干,和婚后种种不好的地方,比如不温柔,不做家务,不善解人意,没理财意识等等。尽管丈夫有种种不如她意的地方,但她觉得相比其他男性,她既想坚决离婚,又舍不得,怕再也找不到像他一样的男人了。林女士也回忆了她作为生长在没有儿子,只有3个女儿的农村家庭中长女的种种辛苦,心酸。家里的男性,爷爷,爸爸,叔叔,只管吃菜喝酒,女性包括妈妈是上不了台面的,只能在灶头边简单的吃点。妈妈是干农活,没工资,一年到头没休息,还要照顾家里的生计,带他们姐妹下河摸河蚌换钱。而父亲在厂里工作,却只管自己吃饱喝足,从不会从厂里省下些吃的东西带回来,也不会另找生计补贴家用,并且从不干家务,却掌管着家里的收入。

反观她自己的生活,从小能干,但是现在却请保姆干家务,她自己掌管他们家收入,跟她父亲一样。但她说是从小立下决心长大绝不像父亲一样,因为爸爸本身素质不高,没责任感,又对她和妈妈不好。既恨父亲,却又像父亲,既恨这个丈夫又舍不得离开。这里面复杂又冲突的情感,可能是她最终要去理解和面对的。因为心理学的鼻祖弗洛伊德的理论是成年人的现在的问题,或者是由童年期的发展受挫而来,或者是由现实的冲突而来。

在咨询进程中林女士很少谈到父亲,那就先从她容易谈的丈夫谈起,渐渐的她越来越明白她对丈夫的不满,更多的是她的问题。因为丈夫仍然是很有才华,对她父母的事很上心,对女儿的教育也有理有力,对夫妻关系很忠诚,对工作也敬业。她总结了她不满意的是丈夫对她的不体贴,不温柔,不善解人意。当我问她这些品质有什么含义,她说一个家庭一定要有人拥有这样的品质才会幸福。再进一步讨论后,林女士明白是她应该拥有这样的品质,但是她却没有去做,反过来要求丈夫,这样就等于是颠倒了夫妻角色,而她的丈夫明显不接受这样的角色定位。当这些事情呈现在林女士的面前时,她有信心自己去改变,调整家庭关系。      

林女士决定自己去试试做一个体贴,温柔,善解人意的妻子,然后看看其他问题还是问题吗。如果有需要可以再回来咨询。

虽然我看到林女士的深层问题,就是她对父亲既爱又恨的问题还没解决,有可能在今后的生活中还会浮现出来,影响她的生活。还有另一方面是她谈到过,在她16,17岁时曾经历过一些性方面的困惑,这可能引起她对女儿在这个多事年纪的过分担忧。因而过多的和女儿粘在一起分不开,母女俩大部分生活是重叠的。妈妈的痛苦,比如对丈夫的不满全都向女儿倾诉,导致女儿当前的困惑。但咨询到目前的状况她有信心自己去面对生活,那就先告一段落吧。

几个月后,林女士带她的亲戚来做咨询,谈到她现在,家庭很和睦,与丈夫关系好了,女儿考上了大学,自己也找到了新的满意的工作,生活“老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