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关于我们
上海华大应用心理研究院伴你走向幸福的明天!
切换旧版
About Us
早9:00-晚9:00 全年无休
用爱心点燃爱心,为心灵播种希望

姐姐是天鹅,我是丑小鸭

来源: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3-06-13 | 165 次浏览 | 分享到:
 

姐姐是天鹅,我是丑小鸭

滕美文

 

 

           倾诉女主角:绫儿(化名),30岁,无业

     今天我接待的来访者是位女士,30岁,大学毕业以后只工作了一段时间就觉得头颈僵直、无法转头,到处求医,检查下来的结论是无器质性病变。因为她无法转动头颈,极大地影响了工作和人际交往,只得回家。没想到,这一待就是六七年。如今,她已近而立,如果情况不能改善,那么她的人生前景将一片黯淡。

    到了约定的时间,前台告诉我,绫儿来了。我来到大厅,只见两个妇女挨着肩坐在一起:一个非常美丽,标准的鹅蛋脸,白里透红,嘴角轻轻一扬露出一排整齐的贝齿,穿着打扮非常时髦,黑色的吊带背心,一条牛仔,背心上都是手绣的珠片,把一双玉臂衬得晶莹透亮;另一个脸盘较大,皮肤较为晦暗,留着齐耳的短发,头上还用黑色的发卡把刘海弄得整整齐齐,一件衬衫说不出是黄色的还是白色的,纽扣从颈脖一直扣到腰下,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人造革的包,式样非常的陈旧,猛一看就像 《霓虹灯下的哨兵》中春妮的打扮。自我介绍后我才知道,这是一对亲姐妹,那位美丽的女性是姐姐,而那位外貌不起眼的就是今天的咨询对象绫儿。

我是不被父母期盼的孩子

    今天来,是为了我头颈的病。大学毕业以后,我曾在某公司工作。可公司里经常有人窥视我,让我感到心中很害怕,每天上班都要做很久的自我鼓励才能顺利走出门。没过多久,我就患上了头颈僵直的毛病,可到处检查都没发现器质性问题,所以一直无法治愈。因为头颈完全动不了,最后我只能辞了工作回家乡待业。我姐姐在上海,这次她特意邀请我来上海玩,顺便帮我联系了心理咨询,想看看你们是否可以帮助我。

    听了绫儿的讲述,我基本可以确定,她的头颈僵直绝不是她自己讲的这么简单,里面一定有着很深的根源。于是我请她讲讲小时候的经历。

    我出生在农村,父母结婚一年后生下了姐姐。姐姐从小长得白白净净,瓜子脸上一对黑黑的大眼睛就像两颗黑水银一般熠熠发亮,高挺的鼻梁,如珠的皓齿,真是百里挑一的小美女,人见人爱。可是农村养儿防老的意识是那样的根深蒂固,而且农村夫妇头胎是女儿的可以按政策生育二胎,于是父母把希望都寄托在第二胎上。

    没想到,十月怀胎分娩后又是一个女孩,那就是我,可想而知他们有多么失望。更糟糕的是,我的相貌比起姐姐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她白净我黝黑;她有双大眼睛、我的眼睛却很小;她鼻梁高、我却是塌鼻子……总之,在外貌上,如果姐姐是白天鹅,我就是丑小鸭。所以,爸爸妈妈心中一直不高兴,对我也始终喜欢不起来。记得小的时候家中来了亲戚,无一例外总是夸奖姐姐漂亮、聪明,可对于站在一旁的我,却无人关注,更无人夸奖。曾经,我真的很渴望别人能稍稍关注一下自己,可是等来的却总是鄙夷的眼神和嘲笑的口吻:“怎么姐妹俩一点都不像?是亲的吗?”久而久之,我渐渐地不去期盼别人的夸奖了,只希望别人不要来关注我就好了,因为我实在不想听到那样的比较和话语了。我在家也变得沉默、少语,不敢在任何人面前表达自己的愿望和情感。

总觉得同学都在背后议论我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的生理和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时身材发育得挺好,要胸有胸、要臀有臀,唯一的缺点就是腰略有点粗。而且因为从小压抑惯了,我不像其他同龄女孩那样咋咋呼呼。或许这样的我显得与其他女孩子有点特别与不同吧,我发现那时男生挺喜欢与我套近乎的。我也小心翼翼地珍藏着这些关注。可这样的情况却引起了其他女生的不满,初三时,班里的几个女生联合起来欺负我,对我骂骂咧咧的,还伸手推我。我默不作声地忍受着,一旁有一个同班的男生看不过去了,上前赶走了那几个女生。

    因为这件事,我心里特别感激这位男生,因为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公开地维护我,心里感觉特别温暖。我很想告诉这位男生自己的感觉,也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慢慢地,这种感觉变成了一种思念,让我一日不见这位男生就坐卧不安。尽管我用力控制住,没有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感受,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痴痴的眼神,失魂落魄的样子,让每一个同学都知道了我的所思所想。“绫儿喜欢上了某某”、“哈哈,还以为自己是公主吗?真是痴心妄想呀。”……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和指指点点让我感觉到芒刺在身。渐渐地,我在学校变得非常敏感,总觉得所有的人都在背后议论着我,这让我无法集中精力好好读书。

我无法与男同事好好地相处

    与之相反的是,姐姐的成长历程却是一帆风顺。在姐姐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就不断有人上门提亲。姐姐刚高中毕业,就被当地一位领导相中做儿媳。姐夫家在当地要势有势,要钱有钱,姐夫自己也是国内一所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姐姐刚满20岁,就出嫁随夫到上海发展,如今姐夫已是事业有成,姐姐也过着悠闲的全职太太的生活。姐姐在金钱的滋润和都市的熏陶下,早已从一个清纯的乡下妞脱胎换骨为一个时尚的漂亮女人。

    后来,我勉强考上了高中,可是那位男同学却因为家庭的经济原因辍学打工,从此渺无音讯了。那以后,我在思念和悔恨中度过了漫长的三年高中。毕业后,没能考上正规的大学。在消沉了一阵后,在姐姐和母亲的支持下,我自学读完了电视大专。因为我平时没有任何朋友,因此养成习惯把自己的心思写下来,无意之中锻炼了自己的文笔,毕业以后顺利地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在电视台做文字处理。

    那时,家人满以为我从此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谁知工作后我却遇到了很大问题。工作环境中不可避免地会碰到男性,每次和这些男性同事说话,我就会控制不住去想该怎样和他们交往,会不由自主地去猜测别人的眼神和心思,于是变得特别紧张和不自在。终于有一天,我突然感觉到头颈僵直,不能动弹了,最后连班也没办法上,只能辞职回家。

    回家以后,爸爸妈妈一直对着我长吁短叹,感慨当初把我生得太丑,让我找不到好人嫁,如今只能靠父母养……

[解码]

“生病”变成自我防御

    听了绫儿的故事,我不由得很是唏嘘。因为绫儿已经排除了生理问题,那么她的头颈僵直应该就属于心理上的疑病症了。疑病症的产生主要是由于当事人长期的压抑、处境困顿、缺少关爱。如果因为“生病”能因此获得别人关爱,获得暂时的支持,那么病人就会继发获益,疑病症状会因而巩固下来。

    我仔细地看了绫儿,其实她并不难看,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尽管牙齿没有姐姐漂亮,但是很整齐,如果发型稍稍修改一下完全可以改变她偏大的脸型;而且她皮肤很好,很细很紧致,只要在着装和形体上稍稍改动一下,不失为一个端庄的姑娘。而且,绫儿在智商上绝不比姐姐低,但是两姐妹的境遇却有天壤之别。绫儿觉得,这个境遇全是因为她的长相不如姐姐造成的,但在我看来更大的根源来自于自卑。她的自卑来自于何方?我认为,主要是家庭造成的。

    尽管绫儿在学习上、工作上比姐姐努力、比姐姐优秀,可仅仅因为她不如姐姐漂亮,在家不受宠爱、在学校不受关注。这一切让绫儿养成了敏感、内向的性格。可是,外表又是无法改变的,于是绫儿只能以一种逃避的方式来处理自己的自卑和外人对她与姐姐之间的对比。长期以来的压抑和自卑,终于在工作后遇到更多的人、更多事时集中爆发了:她无法面对这么多的陌生异性,她总觉得自己长得丑,异性会因此看不起她、非议她。在这样的臆想下,她的心理终于承受不住,或许与某次偶然发生的颈椎问题叠加发生,于是,她以生理问题替代了心理问题:只要她觉得紧张、害怕,就会觉得头颈僵直、无法动弹;而另一方面,从精神动力学的意义上来讲,它又起到一种自我保护、自我防御的作用:因为我生病了,所以,我不能出去工作、不需要去面对其他人的目光和评判。

[支招]

将压抑发泄出来

    我查看着绫儿带来的各种病例检查报告,一边用眼睛悄悄地观察她,突然我大叫一声:“别动,你后面墙上有一条虫。”原本僵直着脖子端坐着的绫儿闻声跳了起来,一边转头看墙一边说:“在哪里,在哪里?”绫儿扭着脖子在墙上、自己的身上乱找一气,我静静地看着她不作声。忽然,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飞上了一层羞涩的红云,双手紧紧地绞在一起搁在大腿上,头也微微地垂下来。

    我:现在脖子有什么不舒服吗?

    绫儿:没什么不舒服。

    我:感觉如何?

    绫儿:我的脖子好像能转了。

    我:是的,你的脖子没有问题,问题在你的心里。

    接下来,我给绫儿分析了她症状的心理因素。绫儿慢慢地蜷起了身子,用手捂住脸,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哭泣声,这声音由呜咽到流畅,由流畅到哽咽。终于她停止了哭声,抬起头问我:“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吗?”“有。”我和绫儿仔仔细细地探讨和挖掘了她身上的优点,让事实告诉绫儿,实际上她有很多别人不具备的优点;告诉她不要用自己的短处去和别人的长处比;告诉她改变自我形象的一些具体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