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关于我们
上海华大应用心理研究院伴你走向幸福的明天!
切换旧版
About Us
早9:00-晚9:00 全年无休
用爱心点燃爱心,为心灵播种希望

我每天战战兢兢生活在“恐艾”中

来源: | 作者:华大心理 | 发布时间: 2019-03-22 | 562 次浏览 | 分享到:

华大应用心理研究院心理咨询师  孙勇先

  男青年,德仲,长相英俊,22岁,职业:健身教练,进入华师大心理咨询工作室时,德仲情绪低落,身体有些僵硬地坐在椅子里。
  开口第一句话就说“恐艾”使我度日如年,两个星期来。我茶饭不思,惶惶恐恐,整晚地胡思乱想,就好像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白天提不起精神,学员都感觉到了我的变化,他们说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我会带着对工作的热情出现在健身房,带领学员完成一个又一个健身项目,他们都说我是不知疲倦的“永动机”。现在每天我是垂头伤气,如果可以,我真想马上离开工作场所,躲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去避难。
  二周前,恋爱了半年的女友突然提出分手,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而且她是那么绝决,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我沮丧到了极点,与几个好友借酒浇愁,乘着酒兴去找了发廊女。等我酒醒吓出了一身冷汗,我会不会染上“艾滋病”这个念头再也挥之不去,走起路来脚都软了,我完了。
  在朋友的建议下,我去医院做了检查,验了血检,医生说现在一切正常,但艾滋病是有潜伏期的,那叫我怎么活呀!


我的生活经历
  我出身于干部家庭,父母都是受传统教育的人,我高中毕业后,因为喜欢健美,就上了一个大专的体校,毕业后当了一名健身教练,一切都顺顺利利,简简单单。平时的爱好是听听音乐,上网聊聊天,与几个朋友出去做个旅游,整天活得挺充实的,从小到大没有遇到过什么太大的挫折。半年前交往的女友是我正式第一次谈恋爱,我倾注了不少心血,自以为她也是喜欢我的。想不到,突然被抛弃,理由居然是找不到感觉,这算理由吗?我太郁闷了。          
  可是我改如何挨过“艾滋病”的潜伏期,
  我也知道发廊女她们的危害性,所以我很后悔,为什么我会一时冲动,做出这么不可理喻的事情?而且,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我是用了安全套的,但还是害怕,万一那只安全套是损坏的呢?就这样,整天在后悔和不安中度过,严重影响了我的情绪、日常生活和我是工作。
我原来是那么喜欢我的职业,曾经还以为这是我选定的终身的事业,我想在这个方面拿到最高的荣誉。现在怎么办?
  与咨询师的对话:
  咨:你说是失恋后发生的性行为,你怎么看这两件事的联系?
  德仲:也许是我用一种行为带来的感觉去抵消失恋引起的糟糕的情绪。
  咨:把你对艾滋病的了解罗列一下
  德仲:艾滋病,英文名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是一种免疫系统受损的疾病,通过人的唾液、血液和体液途径传播,有最长二年的潜伏期,目前没有很有效的药物可以心理咨询。
  咨:你都很**了,
  德仲:我都是刚从网上查询到的。
  咨:每天生活在惶恐中的体验是什么?
  德仲:今后不论遇到什么挫折,我都不能逃避,我不会再去发生不安全的性行为,也理解了用一种不恰当的行为去解决情绪问题是多么的不成熟,会引起更不确定的麻烦。我现在该怎么办。

案例讨论:
  德仲的案例让我们感觉年轻人对艾滋病还需要有一个普及性的了解,包括这种病的传播途径;我们可以主动选择更安全的性行为方式和对象;冲动的性行为不能解决挫折带来的情绪问题,客观地面对实际问题还有许多途径,比如找心理咨询这样的社会支持机构,面对挫折,处理不当会引起更多的后患。
德仲的个人经历太过简单,抗挫折能力很弱,遇到事情容易情绪化,他遇到的现实事件和他对事件的反应是过度的。引导德仲看到这些过激的心理反应带来的生理反应的连锁性,科学地、放松地、坦然地面对所发生的时间,勇敢地承担责任,该干什么还去正常生活,以一种活在当下的自信的态度去适应每一天的生活。